纵然如此,高岳当初能在末法中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躯,战斗经验何其丰富?可以说,高岳的成长,每一步都是踏着别人的尸骨走上去的。当初在冰海中那位圣者的小世界中,高岳可是足足试炼了十年,才将武道修成,这才入世,并且约战百家诸子后人于唐古拉山。
 
    单从修为上来说,高岳谈不上有多高深,甚至都没有踏入道境后期,不过他曾经也估计过自己的战力,全力以赴之下,估计可以和道境九重的高手争锋,这是动用大龙剑的前提下。要知道当初涂山氏乃是九尾大妖,九尾乃是对应道境九重的境界,也就是说,涂山氏实际上都有道境九重的修为,但她当时并没有必胜高岳的把握,而是直接动用烧火棍惊寂来镇压高岳。青青只有八尾,有八重修为,但败给了高岳,这就是高岳当时的战力。如果动用太极八卦圆盘这些重宝,屠圣不敢说,轻易屠杀道尊,不在话下。
 
    不过如今这些东西都已经在混沌海中毁灭了,连太极八卦圆盘也不知道去向。再加上如今高岳只有少年高岳的肉身,尤其是他对心识的运用还不能炉火纯青,所以在这关键时刻,高岳出于本能的反击,并不是运用心识的立体圆形阳极图,而是当初的武道绝技。
 
    他的战斗本能,可是不管是不是少年高岳的弱鸡肉身,差点被这头巨龙一口嘣碎,高岳心神巨荡之际,战斗本能却在这种威胁下,不退反进,猛然探出双掌,化为鹰爪,随即暴喝一声,身形被他硬生生地拔高五尺,随即一双鹰爪锋利如宝器,已经抓住这头巨龙的鼻子,掐入了肉中。
 
    “绞杀!”高岳竭尽全力,身形猛旋,这是高岳当初入世约战百家诸子后人的三大绝招之一。其中一招,便是高频率振动的功夫,而此时施展的这招绞杀,却是刚猛十足的功夫,同样最适合近身搏斗。一般遇到劲敌,高岳很少用到第三招,一旦被高岳近身,只这两招同出,往往就能轻易解决对手。
 
    一振一绞,并非普通的振幅和绞动,而是在一刹那振幅上千次上万次,再如何韧性的东西也要报废。而这绞杀,则是随着一股爆发力,骤然绞动,是气与力合达到登峰造极的武道境地,释放出一股庞大无匹的刚猛绝伦的旋螺劲!
 
    高岳此时没有施展共振之法,他担心少年高岳的肉身无法承受,所以只是施展出绞杀这一招,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死这条巨龙,他深知这头巨龙的强悍程度,就算自己全力以赴,一时之间,只怕也是胜负难料。
 
    所以高岳在施展出绞杀的同时,心识也在飞快运转,几乎在同一时间,他运用了武道大纲中的一门“擒龙控鹤手”。这是心识运转之下,随着目前的处境,所能拿出来的对高岳最有利东西。
 
    擒龙控鹤手,高岳曾经在对付第一代留下的石碑之上的那名幼童的时候,曾经用到过。不过那个时候他没有肉身,而且也只是初步领悟了八个脚印的一些道理,结合武道大纲施展擒龙控鹤手,还只是打出了皮毛的威力,所以当时根本奈何不得那名幼童。
 
    经过地乳池的淬炼和领悟,高岳已经初步结成了一个立体圆形阳极图的心识体,只差一步就要形成自己独立的东西。这个东西一旦成型,今后高岳的道路也就顺利了许多。
 
    高岳的道,是全新的东西,属于独一无二的法门,虽然是由第一代的八个脚印和武道大纲上的经文为根基,但那八个脚印实际上只是给高岳开智所用,增加了无限的见闻和遐想。如果高岳当时领悟了第九个脚印,阅览了最后那块石碑上的碑文,说不定他走的路又有所不同。因为第九个脚印和那块石碑,疑似是第一代留下来的超脱之法,高岳当时若是阅览和领悟到,说不定走的反而是第一代的路子。
 
    毕竟第一代的路子,对高岳来说也有极大的吸引力,只要能够有崛起的契机,他并不会本末倒置,狂妄自大的一定非要走自己的道路。
 
    而要走自己独一无二的道路,是无比艰辛而坎坷的,对于开拓者来说,是个极大的考验,随时都有可能半途而废。
 
    擒龙控鹤手这门武道绝技,看似极为了不得,但它不是教人去如何擒龙控鹤,因为人本身的力量极其有限,抓一条大一点的蛇还得费一番功夫,要想擒住一条龙,可以说是异想天开了。
 
    这一门绝技,却是教人掌握类似地心引力的东西,不是真的去擒龙控鹤,而是施展此绝技之后,即便是高天上畅游的飞龙白鹤,也能强制性地吸落地面。
 
    高岳抓住巨龙的鼻子,在间不容发之际,以擒龙控鹤手为辅,绞杀旋螺劲为主,一击之下,巨龙居然被高岳掷了出去不说,一身的骨头咯咯作响,如同放鞭炮一般,明显受创不小。
 
    主要是这头巨龙从地底冒出,急于将高岳吞食,随着高岳腾飞十丈,它也离地而起,已经悬空了。巨口一咬不中,上升之力已竭,高岳正是趁此机会,才能一举成功。
 
    不过,高岳自己也并不好过。少年高岳的肉身毕竟很弱鸡,根本难以支撑他施展绞杀旋螺劲这样的大招。
 
    此时的高岳,十指歪曲骨折,两臂肌肉严重拉伤,已经使不上劲力。尽管这样的伤势,高岳心识运转之下,激发机能,两三个呼吸间就恢复了大半,但他依然感到极为不满!
 
    “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”高岳心如明镜,认清形势,他果断调转身形,以灵魂意识翅膀裹带着肉身,朝剑神山外遁走!
 
    高岳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衡量,但还是高看了这具肉身的强度。他的心识极为强大,可以强行离体作战,但肉身暂时也不容有失,毕竟这个幻象世界不是神秘石窟。如果放弃肉身,就是无根之水,难以为续,高岳很可能就失去了接下来将要面临的很多东西。
 
    从他刚进入幻象世界到如今这个时候,不过是半日光景,但高岳已经不急于离开,他想要留下来,去看到真相。剑神山为什么已经不是剑神山?高岳为什么有三个高岳等等,这些东西,看起来是幻象,但依然值得高岳仔细思索。
 
    现在高岳选择退走,倒并不是真的退缩了,他非常明白自身的处境,要想战胜老年高岳,得出奇想。而且老年高岳或许也并不是他的真正对手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居然逃走了?算你跑得快,我暂时放你一马,稍后会亲自来与你一战!”身后传来老年高岳不可一世的狂笑声。
 
    高岳道:“你若葬身此地,我会给你报仇的,你我本是一体,不分彼此!”言毕,不再理会老年高岳,加快速度,飞了十里地,又换了个方向,如此好几次之后,高岳突然觉得眼前一亮。
 
    却见前方居然出现了一座城池。
 
 第一零五章 现代科技产物
 
    距离那座城池还有极远之地,但是高岳却能感受到它的不凡之处。
 
    这明显不是一座普通的城池,不像是死物,反而倒像是一头沉眠万古的洪荒猛兽。
 
    高岳在高空远远俯视而下,却没能看透这座城。
 
    “欺天大阵!好大的手笔!”高岳大吃一惊。这欺天大阵可是了不得,高岳极力运转心识,居然都被阻挡住,没能观察到城内的任何蛛丝马迹,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座空城。但是他能感觉这城池内散发着勃勃生机,这是人口极旺的表现。
 
    可惜少年高岳的肉身还没有开启天眼,高岳在想着要不要进去一观。他退走剑神山的目的,是为了找一个安全的地方,以次念头入住肉身,而主念头离体而出,高岳的心识体就可以去和老年高岳争锋。不然,心识离体之后,肉身没有得到保护,出现任何意外都不是高岳乐意看见的。他对少年高岳的肉身,还有很多要推敲的地方,按理说,既然是三个不同时期的高岳同时出现在剑神山,老年高岳是独立的存在,而高岳和少年高岳却并不完美,一个是有心识,一个只有肉身。这其间的玄机,高岳若不能堪破,则要留个心眼,防止少年高岳的反噬。
 
    高岳迫切地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,细细琢磨透彻这具肉身,最后才好放手去干一些事情。
 
    当然,他这么做也是极为冒险的做法,不过高岳没有退缩,他的灵魂意识已经修炼衍经达到小成境地,掌握了变通之法门的真义,这就是他的机会。
 
    “竟然布下如此一座欺天大阵,偏偏又让我遇到,世上没有完全的巧合之事,任何巧合都有迹可寻,我若不进去一观究竟,只怕会错失一些东西!”高岳想到这里,果断施展变通之法,掩盖了自己原来面目。高岳如今还没有达到能随意改变形体的地步,变通之法只是修成了变通灵魂意识,所以现在改变的面目,并非改变了少年高岳的面貌,而只是障眼法。
 
    这种障眼法,就是别人看到的还是少年高岳的面貌,但传达到大脑的影像,已经不是少年高岳了,这就是障眼法,也就是所谓的眼障。
 
    世人大多都认为眼见为实,实际上眼见的所有东西,都并不真实,只是表相而已,经不住推敲。而障眼法就是抓住了这种漏洞,并不是扭曲事实,而是放大了表相,叫人更容易相信眼睛所见的一切事物。
 
    高岳很快接近了城池,他选择步行过去。
 
    但见此城极为雄壮,城墙由黑铁所铸,高达十米,延绵数十里地。不过随即高岳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没有城门,这种情况,即便是高岳也是觉得诧异不已。
塔楼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“是现代科技产物!”高岳不由一愣。高岳没有看错,这些塔楼,看起来乱糟糟的,实际上却是一个大型战阵。塔楼不是供人居住的,而是战争武器,上面有巨炮之类的东西,是炮塔。高矮炮塔之间,相互交错,可远可近,可上可下,没有任何死角。
 
    正在这时,却听见城内居然鸣笛,差不多同时,那座倾斜的最高炮塔,有了动静。
 
    “冲我来的?”最高炮塔之上,还有一门巨炮,已经瞄准了高岳,果断地发射了一炮过来。
 
    并没有想象中的炮弹,而是射出一道水桶大小的光束。
 
    高岳没有躲避,而是伸出右手直指,对着空气刻画出一个天字符号,随即将这个天字符号也打了出去,同样化作一道光束。
 
    “轰”的一声,两道光束在空中对撞,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力,高岳道:“人间界如今也是科技时代,不知道此地和人间界有没有关联?我既来之,自然要去了解一番。这座炮塔是外城最高的炮塔,但巨炮的威力也不过如此!”
 
    高岳一试之下,有了判断。当下裹带着肉身,飞掠而起,速度极快。其间从外城的各个方向,又有没毁坏的炮楼,发射了七八道光炮,都被高岳轻松抵住,不一会儿,他就已经接近主城。
 
    只见这主城也有城墙,不但比外城的城墙要高,也更厚。